栏目导航
 
 
 
利豪平台资讯
利豪平台资讯
冬奥焰火是“天空魔法师”制造的“中式浪漫”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5-26 19:24  

  2月20日,在一场绚烂的焰火表演之后,2022年冬奥会正式落下帷幕。立式“五环”与卧式“五环”寓意着“双奥之城”,“天下一家”“ONE FAMILY”写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伟主题,闭幕式上的“折柳送别”与开幕式上的“迎客松”焰火前后呼应,在鸟巢上方尽情绽放着奥运的魅力。

  “这是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浪漫”。无数网友为开闭幕式的焰火表演感动不已,在社交平台上记录激动的心情。而在鸟巢的下方,有一支来自湖南的烟花技术团队,抬头仰望着亲手安装的烟花顺利绽放,那是他们在天空中展示的“魔法”。

  奥运圣火缓缓熄灭,“五环”烟花腾空而起,冬奥会闭幕式上的焰火表演时长为90秒,而在此之前的技术调试却多达100余次。

  北京冬奥会开闭幕式服务保障指挥部焰火保障组技术负责人刘勇章,来自湖南浏阳东信烟花集团。在北京冬奥会开闭幕式的烟花燃放作业中,他参与了产品生产设计、实验设计、投入生产到烟花燃放的整个过程。

  “我们前后总共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前期做的是产品的试验。”刘勇章说,“所有的特效产品都不是单个研发产品,而是要将研发产品组合起来。”

  组合意味着难度翻倍。不仅所有产品的效果都要在理想的设计范围之内,还要设计一套可以成功呈现特效的燃放装置。

  “为了达到最理想的效果,我们通过3D模拟把研发的参数加进去,再根据模拟演示的情况做整个烟花燃放装置。”刘勇章说,因为特效烟花燃放涉及的技术要求非常细致,团队前后调试了上百次,直到开幕式的前一个月还在慢慢地测试,改进烟花的不足之处。

  备受瞩目的“迎客松”,就是这样一点点“打磨”出来的作品。因为“迎客松”的松针向上生长,而焰火爆炸时则包含上下两个方向的烟花,为了使其在空中完美形成图案,刘勇章的团队下了不少功夫。

  “对于‘迎客松’产品,要在哪一个范围面积开爆,上空的发射时间是多少,我们都经过了反复的试验去调整,有些还是通过机器设备测出来的。”刘勇章说。

  不仅造型别致且饱含文化寓意,北京冬奥会开闭幕式的烟花更是将“简约”与“环保”做到了极致。

  2月20日,北京冬奥会开闭幕式视觉艺术总设计蔡国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开闭幕式的烟花加起来都没有2008年奥运会使用的十分之一。对此,刘勇章也深有感触。

  “这一次不像以往燃放很多的烟花,来烘托氛围。冬奥会开闭幕式的焰火表演更多的是以画面的形式来展现,除了烘托氛围之外,还包含了文化方面的内容。”

  刘勇章还介绍道,开闭幕式上燃放的所有烟花,都是通过工艺和材料的调整,做到了无纸化,燃放过后不会产生纸屑,大大降低了对环境的污染。

  在冬奥会开幕前的一个月,刘勇章带着100多人的安装团队到达北京,开始进行燃放装置的安装调试。团队成员大部分都来自湖南,除了要在鸟巢顶部的复杂钢架上高空作业,他们还要在北方的大雪中“浴雪奋战”。

  “第一次预演的时候刚好下大雪,整个鸟巢顶部钢梁上基本全部被雪覆盖,上面都是滑的,我们只能在上面趴着、摸索着走。”刘勇章说。

  鸟巢顶部的钢梁倾斜角度不同,有的甚至比较陡。“站都站不稳,还要拿着产品、带着设备上去安装”,一名安装组成员说,“北京的雪不像南方,落地不会马上就化,在上面待一小会儿,我们身上都落满了雪,像‘雪人’一样。”

  鸟巢顶部的钢梁上形状不规则,且较为狭窄,宽度基本在一米之内,而几乎所有的特效烟花产品都要在钢梁上选择点位去布置。

  “所有的方位角度全靠自己在电脑上模拟测算出来之后,再到现场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还原。”刘勇章说,这成了保证烟花效果的最大难点。“比如说一串英文字母出来,要保证它的间距间隔一致,不能有交叉,这是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

  震撼人心的“ONE WORLD”和“ONE FAMILY”字幕烟花,就是这样被一点一点布置安装了出来。据刘勇章介绍,两串英文字母的效果总覆盖面有320-400平方米,这其中的可转动、调节角度卡具,细至每一颗螺丝、螺帽,都要和鸟巢顶上每一道钢梁的宽度、倾斜度做到高度契合,“通过精细施工,最终使安装的每一管花束的高度、偏斜度都做到了基本一致,在燃放时也达到最好的视觉效果。”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技术团队在整个安装期间都为雨雪天气等突发情况预留了防护措施,更是对所有的烟花燃放采用了双系统控制。

  “团队中的工作人员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顽强拼搏的精神,大家齐心协力,没有出现任何失误,没有一发哑弹。”刘勇章说,“当两场烟花燃放完毕,我们亲眼看到自己的成果给观众带来了那么多的欢乐,满足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也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

  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不少“00后”运动员大放异彩,向世界展示着中国年轻人的活力与实力,而焰火保障团队中,也有着一支“青春小队”,在烟花安装、检测等工作中挑起了大梁。

  来自湖南安全技术职业学院烟花爆竹技术与管理专业的龚罗平,与他的四名同学一起,参与了冬奥会的开闭幕式焰火燃放工作,并被分配在“特效组”,负责运输并安装造型架、接点火头、检测点火头、铺设线路、安装防护措施等等。

  在结冰的倾斜钢梁上搬运卡具,在没过鞋面的雪层中安装装置和产品,作为操作人员,龚罗平不仅要保证安装效率和自身安全,还要时刻防止物品掉落在鸟巢保护膜上,施工的难度系数成倍增加。

  “下雪之后,有好几次我们都要先爬到鸟巢的顶部扫雪,再开始安装,积雪扫起来很辛苦但也很有收获。”龚罗平说。

  “从去年夏天开始,我们白天调设备,晚上试效果,一点点地去改进产品,这对我们来说是书本上没有的知识,也是一次宝贵的学习经历。”龚罗平说。

  龚罗平的春节是在施工现场度过的,他的家人们都准时守在了电视机前等待观看开闭幕式,尤其是期待焰火表演。“开幕式之后,家里人都第一时间给我打了电话,说我们的烟花特别漂亮和震撼,我觉得就像自己上了电视一样,特别开心。”

  当“天下一家”的中英文烟花完美绽放时,龚罗平听到了响彻整个鸟巢的欢呼声,“那一瞬间既有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的释放感,又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这次冬奥会是我能够铭记一生的经历。”龚罗平说,“作为烟花专业的学生,我感觉很多在书本上看到的东西,在自己和团队的手中变成了现实。这也让我对烟花专业的认识变得更加深刻,未来我想更加专注地投身这个行业,设计和生产出更多展示中国文化底蕴的好作品。” (记者 刘芳洲、余春生)(参与采写:实习生黄泽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