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利豪平台资讯
利豪平台资讯
焰火用量仅为北京夏奥会10%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5-20 17:39  

  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上,沿中轴线稳步而来的大脚印、汇聚万千颗明星静谧亮相的奥运五环等经典画面还印刻在观众脑海中;2022年,蔡国强以“四两拨千斤”,带着更加轻盈环保的“春来了”“迎客松”和“漫天飘雪”,再次刷新公众对于盛会焰火表演的印象。

  谈及焰火的设计过程,蔡国强透露,曾经创想用千架无人机携带焰火,在空中画出“千里江山图”,但因为诸多不确定性,放弃了该创意。作为艺术家,对于奥运会焰火表演的分寸拿捏是最为挣扎的时刻。

  蔡国强:开幕式焰火表演秉持简约理念,环保弹药虽只有1800发,用量仅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10%,但更需精益求精。

  这次的焰火表演有三个特色,第一个是把我们从来没做过的中英文同框进行特效造型;第二个是“迎客松”的开发设计,焰火是从中间向外炸形成圆形、松针向上,所以要研究出焰火弹飞天过程中打开(的效果),松针向上长出去,最后呈现还是挺完美的;第三,多年来世界上的焰火基本以五彩缤纷、花样齐全的日本焰火风格为主,每次焰火表演就是啥都有,这一次焰火是洁净的,我追求的是“北国风光,漫天飘雪”,除了立春和五环,基本使用单色,跟冬奥主题很贴切,也更简约大气。

  蔡国强:根据国内外形势,加上疫情原因,整个晚会总时长比2008年大大缩短,从领导层面到艺谋导演,最终整体创意选择了这样一个更简约、更简单的主题。

  新京报:焰火表演中蒲公英、迎客松等元素想法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在冬奥会上呈现这些元素?

  蔡国强:这背后是我们的民族文化基础。在刚结束不到半年的日本东京奥运会上,我们能看到他们呈现了很多疫情期间的困难和伤感,体现的是一种日本的物哀文化,很诗意,创意很美,但在中国文化中看来就比较凄凉。我们中国文化在困难的时候总是向往光明、追求希望,刚好开幕当天是立春节气,所以更会从二十四节气倒着排演,历经“小寒”“大寒”终于“立春”,追求一种生生不息、生命永不停止的理念,围绕这一主题,就会有立春、迎客松、北国风光等一些充满能量的元素。

  新京报:表演中我们看到很多与冬奥呼应的元素,能否详细介绍下其中的设计理念?

  蔡国强:不论雪花、冰块还是迎客松,这些元素最大的特色就是拥有冰雪的颜色。我要没说,大家可能也不会注意,宣布开幕后的巨大迎客松是雪松,接下来的“游星”尽量做得有滑动效果,像溜冰,炸出去会游动一下,都是冰雪运动启发下的设计。

  新京报:这次焰火表演中有很多亮点造型和特别表演环节,从构思到完成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蔡国强:设计过程中间会想很多,我们也在慢慢做减法。在设计之初我们会想,宣布开幕时应该如何展现一件作品?需要有中国文化的象征,但又是世界性的,又要有别于过去和当下的创新性。我们开始有一个创意,用千架无人机携带一枚枚小焰火,电脑控制下在天上炸出千里江山图画卷,歌颂青山绿水的地球,在宣布开幕后不是“乒乒乓乓”巨响,而是静静画出“江山万里”,很具环保理念。

  但创意实现并不容易,牵扯到那么多无人机在空中的信号控制问题,而且,如果当天天气不好怎么办?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中间经历了很多挣扎。

  《春来了》主题中,我们创新地想,把白天焰火放到夜晚。夜晚焰火主要靠光,白天焰火主要靠烟,造型更加细腻持久,也很适合展现春草烂漫的景象。尽管我们经过了环保专家和相关部门的测试,但大量的烟从感官上会给观众带来更加不环保的心理感受,最终我们也选择了放弃。

  在起初的设计中,开幕式结束时还有一个与2008年奥运会呼应的设计。2008年我们用一串大脚印从中轴线走向鸟巢,是演出的开始;这次演出结束,将鸟巢比喻为地球,让焰火在鸟巢上空旋转喷射,形成一条切线,沿着中轴线方向,向天上划出去,走向宇宙、走向未来。由于这次的冬奥会主题是更加安静亲和,因此最终创意也没有实现。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们需要在如今的国内外形势下进行一些判断和调整。

  蔡国强:最难的是力度的掌握。艺术家总是有很多创想,总是想让人耳目一新,想把自己的好奇分享给全世界。例如,白天焰火怎么在夜晚呈现,就需要“漫天飘雪”,成千上万的星星在空中闪烁,将鸟巢一带照如白昼,在此基础上燃放白天焰火,这种神奇的瞬间是从一个艺术家角度的思考。

  但从另一个角度,就需要考虑现实会不会给人带来不环保的感受,因为这不是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而是一个国家的作品。为这些事情拿捏分寸的过程,最让人挣扎。

  新京报: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你也是核心创意成员,在你看来,两次奥运会开幕式最明显的不同是什么?

  2008年,为了一个五环亮相,我们从十几公里的永定门外,沿中轴线个大脚印,最后一个脚印出现在鸟巢上空,变成星星落下来,鸟巢“碗边”下星星瀑布,地面LED上星星向中间汇聚形成五环,“飞天”降落将五环从地上“拿”起,现场十分震撼。而这次的亮相是从地面出现一个冰的立方体,从立方体中激光雕刻出五环,更加简洁。

  一方面是中国更加自信了,2008年我们与世界加速相拥,我们既想诉说五千年古老文明,也想讲述改革开放后当代中国的高速发展,凝聚全国人民的激情和力量之下,想把所有肌肉都秀一遍,总是怕不够。另一方面是国内外现实和疫情期间的情况,也使得我们更追求轻量和简洁。

  新京报:两次奥运会,看到自己设计的焰火绽放在鸟巢上空,你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蔡国强:艺术家能做的其实是很小一部分。不管在哪个国家,每次表演的实现,都反映了那个国家的现实、文化历史、政治力量和追求,奥运会其实很能代表那个国家的当下。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展现的都是这个国家当下的现实和这个时代下的艺术家。

  蔡国强:我从2006年都灵冬奥会开始,除了东京奥运会因为疫情(没去现场),几乎每一届冬奥会、夏季奥运会都会去现场看开幕式。每次看完冬奥会开幕式,我总是会留一天看比赛,分别是花样滑冰和跳台跳雪,一个优美,一个震撼,让我很期待。这次要赶快准备闭幕式,就没有时间去看了。